吧唧的下巴

同人永远无法赢过一个放飞的官方👌

meiyou随便说:

不开心,画点东西开心一下……:)

要动起来……!!

哼哼曦🐙:

万圣节快乐~

图二宝宝:给糖才能撩?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为上色纠结得死去活来……

下个月就入坑一年啦🌻
_(:D)∠)_我居然在一个坑待了这么久都不厌倦……

【evanstan】声播 chapter1

等你转身的温柔:

直播au


论声音好听对找对象的重要性。


灵感来源于我的室友们。
一个傻白甜的故事。写出来自娱自乐。有一定可能会坑。


黑体字为留言。

咦我怎么又炮灰切丝哥哥了?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点进那个化妆教学直播是个意外。
克里斯原本是冲着X站直播女神去的,那个教化妆的小gay(克里斯的猜测。这家伙细皮嫩肉的,长相精致得不像个男人,一看就是gay。)热度一直紧咬女神,克里斯一直想不通为什么。
拜托,化妆?
克里斯刚打算退出,忽然听到一个不属于主播的声音。
“代替主播谢谢大家送的礼物。看来主播明天要请我吃中国菜了。”
声音有着孩子一般绵软的鼻音,像撒娇,像缠绵的低语,还带着一点不易察觉的异国口音,克里斯觉得自己的心境就像被微风拂过的湖面涟漪荡漾,与此同时在平静的表面之下却翻滚着惊涛骇浪。
“所以大家知道为什么声播从来不露脸了。”主播抿了抿嘴唇,让唇膏的颜色更加均匀,“其实声播是个160斤的大胖子。”
“Damn you,Chace!”连骂人都那么没有说服力。
“怎么了,你到大一都是那么胖的。”
“小伙伴们不要信主播的,声播已经很努力地减肥了,现在只有140斤哦!而且还有肌肉!”这次真的是在撒娇了。
克里斯觉得自己完蛋了。
他爱上了一个声音。还是男人的声音。
Fuzzy Kiwi:声播是谁?
xxx:楼上连声播都不认识,新来的?
xxx:声播是主播的朋♂友


xxx:胡说,声播明明是我男朋友!


xxx:抱走主播!


xxx:声播是一个只闻其声不见其人的神秘男子,主播的青♂梅♂竹♂马,因为主播有时候没法回应留言所以请声播来和大家互动。


xxx:声播的声音听到怀孕(躺倒


xxx:趁大家都迷声播的时候偷偷抱走主播


xxx:楼上的你妄想!


“这位猕猴桃先生或者小姐,我是切斯的男,朋友哦。”


“还是下面的那个。”切斯话音未落,屏幕里就伸出一条胳膊,一拳打在他的肩上,害的切斯把口红涂到了脸上,留下长长的一道红痕。


“你才下面的呢!”


“操你的,塞巴斯蒂安!”切斯也顾不上直播了,到镜头外去追杀塞巴斯蒂安,直播里还能听见塞巴斯蒂安的求饶声。


xxx:直播打情骂俏


xxx:不知道是来学化妆还是看切塞秀恩爱的日常


xxx:声播的娇囍喘,我死了


xxx:多少钱才能让声播直播娇囍喘!!!


xxx:主播化出去的唇妆莫名色气


xxx:再讨论下去这个直播分级就变了啊喂!


切斯终于回来了,带着画花的脸。“抱歉刚才去解决了一下私人恩怨。要重新化妆也好麻烦啊,干脆直播卸妆吧,卸妆也有很多需要注意...“


“注意不要被自己的素颜吓死。”塞巴斯蒂安气鼓鼓的声音传出来。


“塞巴斯蒂安你再也吃不到我做的蓝莓派了,我发誓!”


“Nooooo 切斯!我再也不捣乱了我保证!蓝莓派是无辜的!”


世界上为什么会有这么会撒娇的男人,不但一点不显得奇怪,反倒让人有一种冲动...


xxx:买买买!


xxx:声播你要吃啥都给你买!!


对,买买买的冲动。


Fuzzy Kiwi:【送了一个岛】给声播买东西吃。


xxx:楼上土豪!


xxx:活的霸道总裁啊!


xxx:猕猴桃君我们做朋友吧!


xxx:天啦这霸道总裁即视感!


塞巴斯蒂安自己也被震惊了,一直到切斯“百忙之中”抽空提醒他了一句才反应过来要向这位猕猴桃道谢


“谢谢这位fuzzy kiwi,真的是很慷慨的人。”塞巴斯蒂安停了一会,说,“作为回报,你有什么想要我做的吗?”


Fuzzy Kiwi:我想听你叫我名字。克里斯。


就这么简单?


“好吧。嗨,克里斯,谢谢你,你让我的一天变得更美好了。希望还能见到你!”


xxx:此刻大家都是克里斯!


xxx:等我有钱了也要给声播送岛,然后让声播向我求婚!


xxx:好正经的土豪


Fuzzy Kiwi:你会的。



哈哈哈哈哈哈exm?

每天都吸包–米宝:

柯蒂斯喝醉了,杰克开车送他,两人在车里借着酒劲儿谈人生。
谈着谈着柯蒂斯就哭了,边哭边说:“为什么?为什么我管不住自己的几把。”
杰克安慰他:“没事,男人么,花天酒地逢场作戏很正常。”


“不是,我尿你车上了。”

384碗麻婆豆腐:直到生命尽头:

之前微博那个你为什么没有女朋友(男喷油)的芽詹版

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

Ms_Piyako:

和哈哈哈哈哈哈同学有毒😂😂

【酒茨/我茨?】酒吞童子是一个非洲酋长

太萌了……

问鱼:

lof也发一份好了?我改名了但我还是我啊!


最终果然还是打上了我茨的tag!这个非洲酒吞是我!是我!不要怀疑!所以崩坏是肯定的了!就为了一乐请务必不要正经看待!内有痴汉酒和软茨!我只是想疼爱茨木小天使而已!所以小天使你什么时候来啊QAQ


【酒茨/我茨?】酒吞童子是一个非洲酋长


(严重欧欧吸,肾入,内有痴汉酒软茨…都说了是我茨嘛!)




正文:


酒吞童子是一个非洲酋长


那种十连只出一个SR,100连没有一个SSR,打个百鬼夜行150豆打不死一个SR的非洲酋长




顺带一提,那个十连出的SR是雪女




非洲酒吞的目标是抽一个茨木童子出来


茨木童子就不出来




非洲酒吞对着召唤阵狠狠跺了几脚,又抽了一发




三尾狐妖娆的迈着步子




非洲酒吞卸下身后的葫芦,说:吃了她




飞快的躲过酒葫芦的尖牙,三尾狐连忙喊叫着:“奴家知道怎么把茨木童子召唤出来!”




非洲酒吞眼睛亮了:“快说!”




三尾狐顺了顺头发,又理了一下凌乱的衣服,抱起自己的尾巴开始整理毛发




酒吞:吃了她




“别别别!我说我说!”


三尾狐一指树下,“大人还真是死心眼,既然召唤不出来,不如直接抢一个回来疼爱嘛!”


说完脚底抹油,溜了




顺着她指的方向,欧洲晴明的身边,三个茨木冒着泡泡环绕着一个酒吞童子,个个脸上挂着痴汉的笑容




欧洲晴明向他这里看了眼,也笑了一笑


非洲酒吞感觉自己受到了嘲讽




非常不忿的又画了张符扔进召唤阵,在看到那头乌黑秀发的瞬间,非洲酒吞就把他踩了回去。这下他终于开始认真的思考三尾狐的提议了,目光灼灼的盯着那一片和乐融融




我是抢左边这个呢,还是右边那个呢,还是…趴在酒吞身上那只呢?




谁知欧洲晴明的酒吞面对三个茨木一副不耐烦的样子,转过头就狠狠瞪了他一眼


非洲人,别妄想抢老子的茨木!




艹,非洲酒吞忍不住骂了一句,套路,都他妈是套路!


不抢你的行了吧!




他这一路上见到了不少茨木童子,多到茨木童子会幻化成哪样的女子,晚上几点出现,平常会追着酒吞或者晴明说些什么话他都能背下来




那都是别人家的茨木童子




他见过不少追着酒吞跑的茨木,但是像他这样追着茨木跑的酒吞还真是稀奇。有傻点儿的茨木认错人,就会黏过来陪他喝酒,然后再被自己的酒吞童子拽回去




都是别人家的茨木童子!


非洲酒吞借酒消愁


你说人家一问你就拿红叶当挡箭牌,怎么让茨木陪我喝喝酒都不行呢


还有茨木童子!你你你,我这么喜欢你,你怎么就是不来呢!




非洲酒吞正消沉着,远处走来一个白发酒吞,浑身上下显露着阔佬的气息,身后自然也跟着一个茨木童子,茨木竟然没有喊叫着“吾友!”也没带着那副“挚友堕落伤透吾心”的表情,只是默默跟着,走起路来似乎还是一瘸一拐的


白发酒吞像是嫌他走的慢了,竟然回身就是一击




非洲酒吞条件反射,酒葫芦都忘了用,直接靠身体冲上去挡,直被这一击给打飞出去,连带着身后的茨木也倒在了地上




非洲酒吞拍拍土,过去想扶起他,却发现茨木已经晕了过去


这个茨木童子身子几乎虚了




非洲酒吞气不打一处来,从地上跳起来就要打人,一抬眼白发酒吞已经走出七八十米,连忙让茨木靠在树下追了上去




“喂!”他拽住了白发酒吞的领子,“你这算什么?你就把茨木扔在这了!?”


白发酒吞凉凉瞥他一眼,“关你什么事儿”




可以的,非洲酒吞好像能区分什么是傲娇什么是渣了




“当然关老子事!你他妈这样对老子喜欢的人!”




白发酒吞像是听见什么笑话似的,哈哈笑的停不下来,一拍他肩膀


“你喜欢他,那就送你了!到时候别哭着找我退货”




非洲酒吞沉默了一会儿,干脆的卸下了酒葫芦


活动活动手脚,结结实实给了白发酒吞一记老拳




每一个酒吞童子都很强大,两人的妖气碰撞更是波及了周围一大圈精怪


所幸非洲酒吞带着一众R式神和雪女闯天下,几乎所有的输出都是自己承担的,收拾一个白毛还不在话下,直把白发酒吞揍的连照镜子都认不出自己,非洲酒吞才重新走回茨木身边去




茨木还没有醒过来,非洲酒吞给他设了结界,正打着小小的鼾睡的香




非洲酒吞把白发酒吞揍了,还揍了个落花流水,也不知道他的茨木醒来会不会找自己算账,酒吞忍了忍,又忍了忍,终于还是把茨木抱起来带走了




这可不是我抢的啊,我只是不想看他无家可归是不是


要是他想揍我,等他养好了伤,我自己送上去给他揍还不行么




他想多了


茨木童子醒来后看他的眼神都是带笑的




彼时非洲酒吞正抱着茨木睡觉,将他几乎整个圈在怀里,睡前感叹着这个茨木也太瘦了吧,抱着茨木睡觉的感觉真好,醒来时就被一双金色眼眸吓了一跳




人是跳起来了,手可是忘了松开了,一起身差点把茨木童子扔出去,赶紧又拽回来搂紧了


茨木好像特别高兴,挣开怀抱围着他转圈,两片嘴唇一碰不知道在叨咕着什么


非洲酒吞盯着看了一会儿,才发现他一直念着“吾友”俩字,想了想问道


“你不会说话?”




茨木点了点头




酒吞算是知道那个人渣酒吞说的话是什么意思了,多半这也是那个人渣的“杰作”,立时心疼的不行


“你不会再回那个人渣的身边了吧”




茨木不作反应




酒吞想了想茨木童子对酒吞童子的敬仰爱戴,换了种说法问道:“你准备往哪儿去?”


茨木歪了歪头表示不解


“你有地方去吗”


点头


酒吞泄气




“那…等你养好了伤就回去吧”




垂头丧气地准备走出房间,谁料还未踏出门就被拽住了,哑巴茨木努力的从葫芦后面探出脑袋,摇头摇的像个拨浪鼓




酒吞:“?”


茨木摇头,指指自己,又指指酒吞


酒吞:“?”


茨木看上去有些急了


酒吞:“你先别急…你不会写字吗?”


茨木:……




——“做…做我的茨木!?”


非洲酒吞结巴


哑巴茨木点点头,小心翼翼的拽住他的手,笑容灿烂




非洲酒吞觉得现在自己三天不喝酒都没问题,不!一辈子不喝都行!


从今往后我就是一个有茨木的酒吞了!!


鬼生圆满




在一起之后,茨木童子也变成了非洲人,非洲酒吞如是说


还是没有SSR,第二只SR也迟迟不来




不过有茨木了,还有什么所谓


身子不好怕什么,有自己呢




妖怪们喜欢茨木童子,酒吞知道的很清楚,他的茨木不知什么缘故要温和许多,虽然依旧热爱着跟他做“挚友”的交谈——尽管“把我的身体交给你支配”这种话用写的真的挺羞耻的




该不是受了心理创伤吧,非洲酒吞想,越想越觉得当初就该杀了白发酒吞




茨木又给鲤鱼精和萤草护航去了,回来的时候还抗了一只妖狐回来……不愧是他的茨木,SR也是抢回来的


茨木捞金鱼,又捞了一只惠比寿回来…原来惠比寿是金鱼吗?


茨木的嗓子好像好了不少,鲤鱼旗还有这个功效?


茨木枕着酒葫芦睡觉…酒葫芦也会脸红?


茨木枕着我睡觉


茨木……茨木怎么还没回来?




——“我真该杀了你的”非洲酒吞说


眼前这个白发酒吞真是越看越不顺眼




白发酒吞还是那副高傲模样:“我来接我的人,关你什么事”


非洲酒吞可算明白了,挺直了腰比那白发酒吞还高几分,嘲他:“不要脸”




说打就打


非洲酒吞又赢了


茨木过去扶他,看都没看白发酒吞一眼




非洲酒吞趁机偷了个吻,见茨木没抗拒又贴上去厮磨了一会儿,郑重其事道:“做鬼,也得要脸”




茨木笑的高兴




非洲酒吞坐在树下,摸了摸哑巴茨木的头,软软的触感让他爱不释手,突然觉得这样也挺好的


干脆把一把符咒都扔进召唤阵——反正也抽不出什么好式神,召一帮小鬼来给茨木作伴吧




扔出去后看也没看,埋进茨木颈窝,想享受一下难得的亲密




茨木童子使劲推他


酒吞有些受伤:“怎么了”




茨木:“挚友!”


酒吞:“你会说话了!?”


哑巴茨木摇头


酒吞:“不是你啊……?”




…………那是谁??


非洲酒吞慢慢转过头去




“挚友啊!振作起来吧!”第一个茨木说


“挚友,可让我好找!”第二个茨木道


“挚友!怎么可以因为一个女人堕落至此…”第三个茨木痛心疾首


第四第五第六…


挚友挚友挚友…




挚友酒吞抱紧了哑巴茨木




自从当了非洲酋长,日子过的好玄幻


—END—